向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致敬——中央民族乐团《国乐新时代》专场音乐会成功上演

2019-01-07 21:17


岁月流金,沧海桑田。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首过去,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国家级的民族乐团,今年,中央民族乐团继《筑梦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专场音乐会》之后,再次推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专场演出——《国乐新时代》,以民族音乐向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致敬,大力讴歌改革开放40年的光辉历程,深情赞颂改革开放40年的辉煌成就,鼓舞激励人民群众不忘初心、承前启后、继续奋进。12月14日晚19:30,《国乐新时代》大型民族管弦乐音乐会震撼奏响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为观众带来了又一台激动人心的精彩演出。


指挥:吴强


2018年,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中央民族乐团为观众朋友带来了一场又一场经典的、备受瞩目的音乐会。龙抬头看《国乐盛典》,妇女节看《红妆国乐》,端午节看《绚丽海南》,中秋节看《国风绕梁》,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看《玄奘西行》《筑梦新时代》,同时还有著名指挥家谭盾、张国勇、阎惠昌、彭家鹏、刘沙、吴强依次与乐团共同演绎华美乐章。好的剧目不断诞生在国家大剧院这个舞台上,这离不开观众的支持。所以,中央民族乐团2018年底在大剧院的最后一场演出也是向观众的献礼。


乐队首席:唐峰


12月14日晚的音乐会由著名指挥家吴强执棒,乐队首席为中央民族乐团著名胡琴演奏家唐峰。由中央民族乐团主办的“第二届全国首席培训”的30余名首席学员观摩了演出。吴强指挥风格严谨、大气,对于作品的处理认真、细腻、独到,动作精确大方,使乐队各声部之间非常默契、平衡。


民族管弦乐《忆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该曲借白居易《忆江南》的诗意,融苏州评弹特色,展现了独具特色的江南美景。


民族管弦乐《忆江南》( 顾冠仁 曲)、《编花篮》(河南民歌  张一兵 改编)、《寻梦上海》(郑冰 曲)、《黄河》(冼星海曲中央乐团集体创作 姜莹改编);笛子与乐队《燕归来》(王次恒 曲);琵琶与乐队《坐看云起》(陈思昂 曲);琵琶、打击乐与乐队《楚汉之战》(古曲  姜莹创编);二胡协奏曲《故园》(瞿小松 曲)。八首作品形式多样,内容丰富,既有江南风格的委婉清丽,又有北方民歌的爽朗大气,精彩纷呈。


 笛子与乐队《燕归来》王次恒曲 胡廷江配器

笛子:王次恒

 乐思来源于北宋词人晏殊的词作《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其中名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刻画出南燕归来的心理情愫,面对时光的流逝,人们难免会产生惋惜的心情,而当季节交换,那归来的燕子却能够将这种惋惜与欣慰相交织。乐曲清新灵动,秀润醇厚,含蓄内敛,充满了对美好事物的憧憬和希望。 

 

琵琶与乐队《坐看云起》陈思昂曲

琵琶:孟霄

 作品的灵感来自唐代诗人王维的五律诗《终南别业》,其中的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所富有的禅机妙义,使作者在生活和创作中受到了极大的启发。一路走来,竟看到流水的尽头,无路可走便索性坐了下来,看见千变万化的云雾缓缓涌起,山里的水是因雨而有,云又可变成雨,到时山涧又会有水了,何必绝望?在生命过程中的每个阶段都可能发生各种状况,不论在家庭、事业、爱情、学问等各方面,我们披星戴月勇往直前,后来竟发现是一条没法走的绝路,山穷水尽失落沉沦难免出现。此时不妨换一个角度和心态,否极泰来,困境之中处处有转机,水穷到云起的过程正如一个人修行的过程,得之不喜、失之不忧、宠辱不惊、心态豁达,方能笑看人生。作品是以江南民间小调“无锡景”曲调为素材写成的一首单乐章标题协奏曲。此曲作者用来自勉和献给身于迷惘困惑与逆境中的朋友,请相信山穷水复之时,必有柳暗花明之日,身处绝境时不要失望,因为那正是希望的开始。

 

 琵琶、打击乐与乐队《楚汉之战》古曲 姜莹创编

琵琶:赵聪、孟霄   

打击乐:朱剑平、于昕

 琵琶是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传统乐器之一,它“能文能武”,因此有文曲和武曲之分。在传统琵琶武曲中,最具代表的莫过于《十面埋伏》与《霸王卸甲》。虽然两首乐曲描绘的是同一历史事件,即,公元前202年,楚汉双方在垓下决一死战的壮烈场景,但两曲却在艺术个性和表现手法上不尽相同:《十面埋伏》的主角是刘邦,乐曲高昂而气壮山河;《霸王卸甲》的主角是项羽,乐曲悲壮而富有英雄气质。这次,作曲家将两首武曲的代表作品汇集在一起,以提炼人物情感为基点,通过两把琵琶的二重对位,将历史的语言转换为音乐的语言,并赋予观众哲理的思考。

 

 二胡协奏曲《故园》瞿小松曲

二胡:段超

 全曲分为颓墙、清箫、心流、秋思四个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