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版 企业邮箱
首页 > 乐团动态 > 民族乐队指挥的定力

民族乐队指挥的定力

2017-01-16 阅读:1014


天大型民族管弦乐队的指挥是综合了国际音乐舞台的一切技术和手段来进行民族化的植入和应用,在体现民族主义情怀和浓厚地域风格方面,它更加难以将来自西方的音乐指挥法全盘融入到民族乐队的整体利益中去进行普及与运用,因为,中国乐器的独特性和乐队的特殊性不足于接受用于西方歌剧、交响乐、芭蕾舞剧式的思维方式和方法去解决民族乐队中深层次的思想和技法问题,重要的是两种乐队的形态和风格存在文化背景与艺术观念上的重大差异,包括乐器和乐曲在构成多声部复调思维方式上的区别,即使是单旋律式的主调音乐呈现,民族管弦乐队有他自己独特的声音品质和效果,与西方交响乐队在音质色彩、审美标准方面都有不同。而民族管弦乐队由于乐器的独特个性,同样是单旋律音型呈现,但音质色彩具有天然的独特风格,即使是齐奏形式,由于各种乐器的声音个性,其合奏风格也会是浑然天成的配器效果,色彩丰富、音色独特、个性鲜明成为民族管弦乐队最大的特点,特色最为鲜明的是新疆各少数民族乐器组成的乐队组合。这种情况在民族管弦乐队中只是音色呈现的某一种样式而已,如果我们在乐器声部上再进行调换,或者改变音域的演奏,其音响色彩又会发生各种变化。


在研究开发中国汉族民族管弦乐队的乐器法、配器法及作曲法的规律时,民族管弦乐的乐队指挥需要掌握那些不存在于课堂上的说教知识和内在规律是最为重要的,而现有的书本知识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隐藏在乐队表现内部的规律和法则我们目前是没有得到真正总结、归纳与开发的,这也是为什么民族乐队在技术上和风格上,无论是作曲还是指挥都难以驭胜,是他们的内在规律和特殊性还未被我们完全了解、掌握和总结出来所造成。例如,所有民族乐器的演奏法和个性色彩与西洋乐器比较,民乐的不确定性要大,甚至不稳定性要多;所有的民族乐器在演奏中对乐谱的个性化技术发挥,中国民族音乐要比西方音乐更加注重演奏家所赋予的宽容性和自由意识,这是中国音乐在乐曲民族化意识表现方面更多的以演奏家的自由即兴表演意识和规律而形成,所以,在中国音乐中,这种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是特色、是个性,消弱这些东西就不是民族乐队了,尤其是中国各地方的民族民间音乐种类繁多,即使是同一乐种它们还存在流派区别,所以,中国的民族管弦乐队在学习西方的多声部音乐规律时,一定要结合中国音乐的现实情况去融汇贯通吸收引进,而不是生搬硬套、形式主义、死板教条式的学习,否则,我们的“传统”会随着“西化”的法则而丢失自己的文化影子。



中央民族乐团2017年第一届全国指挥培训班授课现场


在中西乐队的比较中,中国民族管弦乐队主要是以色彩的意境、优美的旋律、独特的个性取得合奏效果,而不是以西方交响乐队強力度的立体和声效果去做文章,因为,我们是立足于中国传统民族乐器而组成的民族管弦乐队,既然是中国民族特色的乐队就应该按中国音乐的规律和特点去发展,走中国特色的民族音乐之路,传中国文化的民族精神之魂,这是当代民族音乐继承发展的最重要任务。

    

在发展当代的中国民族管弦乐队时,民族器乐的文化特色一定要根植于中国各地方音乐传统来进行发展,不要看不起各地方民间乐种、更不要忽视这些民间音乐在植入到现代音乐文化中的主导作用,在学习借鉴创作中国当代的多声部民族音乐时,多声复调思维固然重要,但是,要结合中国音乐审美情趣的习惯,适时的将西方音乐技术改造运用到中国音乐中去,也是对“洋为中用、西学东渐”思想进行理性的应用而提出最有利的应用平台,例如,西方音乐中用一个乐音动机思维方式去扩充乐曲结构,并发展成作曲家个人思想意识创作手法的曲风、曲意作品,对中国音乐而言,从音乐本体特性上看,这种创作规律是来自于西方音乐规律,它与中国民间音乐本体型态特征具有本质的不同,今天我们采用动机式扩充发展的音乐,实际上是用西方音乐的作曲形式和理念来附着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中,无论是内容上还是标题上,以中国传统的素材为元素,从引伸到扩展,对于传统的内容和形式,一般情况下你是听不到的,至于音乐中引用的素材元素那只是一个飘荡着的影子而已,对于习惯了欣赏旋律性价值取向的中国音乐来看,这是用民间音乐作为传统的符号而己,其内容还是货真价实的西方音乐价值观和作曲规则为整体面貌,而近几十年创作的新型民族管弦乐作品,有一部分是融入了中国风格、民族传统素材为特色,作为乐队指挥在分析和解决对待民族音乐的应用时,完全采用西方的思维和技术未必就适用于中国音乐的问题解决。就作品的风格和形式来看,如果严格采用西方音乐为标准和价值取向的指挥法,我们是无法面对那些复杂而生动的音乐情感,很多时候是需要指挥家们立足于民族传统去构建新型的民族乐队指挥观念,特别是积累系统性的法则,形成中国特色的民族音乐指挥体系。

    

民族管弦乐队指挥学对于很多乐队指挥者来说是深奥的学问,他们在面对复杂多变的民族乐队时,大部分人是以通常的西方乐队指挥套路来面对这些作品,对于乐曲中的民族传统个性,很多时候是得不到开发运用的,当然,所有乐曲还存在作曲家如何构思布局创作的问题,有些作曲家了解民族乐器演奏法,懂得乐曲中的声音与声部规律,和声与合奏法则,乐曲呈现效果自然会好,如果碰到一个精通民族乐器和乐队演奏法的指挥,这个作品和乐队的表现那就是如虎添翼、如魚得水了。例如,同样是二胡声部的演奏,一个乐句是用揉弦还是不加揉弦、揉弦的幅度快慢是多少频率、运弓的力度大小控制要求等各种因素都会决定这个乐句的音色和音乐品质,一般意义上的乐队指挥在面对这样复杂的音乐内容时,其处理方法可能是基于简单的节奏、基本的音准、大致的线条为排练目的,而缺乏严密精致细腻的色彩处理和音色挖掘,这是区别优秀指挥的一个重要因素。



指挥培训班讲座

    

民族管弦乐指挥是一门技术内涵十分专业化的工作,单靠学习西洋乐队指挥法是不能完全胜任这个指挥任务的,正是由于民族器乐的特殊性,我们才应该在融汇贯通方面进行深入研究,要让所学知识以人为本的结合中国乐器演奏实际情况进行分析、类比、调整到细化,乐队指挥训练和演奏才能达到最佳效果,作曲家、指挥家到演奏家们所共同努力的成果一定会为观众带来最美好的艺术享受。

    

在中国音乐中,一部作品的呈现与西方音乐相比较,舞台上的二度创作更为重要,当西方音乐确定了作品的定稿版本后,一般意义上讲作品中的每一个音符都是严格固化的,演奏家面对乐谱只能按照通常的规律按图索骥的遵循而己,由于西方音乐文化中无论是创作、乐器制作、演奏规则、乐队法则,几百年来都以事物的共性为出发点,使得乐队发展成一个具有高度融合度的音响体系,所以,西方音乐中乐谱高度的固定标准意识阻碍了演奏家对曲谱加以艺术化的再创作,这是中西音乐中的最重要区别之一,由此我们也看到,民族管弦乐队在借鉴外来的多声部音乐创作时,已经使原本赋予演奏家以极大创造力的功能和意识给削弱了,留给他们的就是按部就班、照本宣科式的演奏,这种情况在中国音乐中就是死路一条,重要的是它不仅束缚住了演奏家的手,而且还限制和禁锢住了演奏家们的思想,演奏家哪里有自我?他只是把作曲家的思想意图表达清楚就可以了,演奏家对乐谱不可以进行任何改动或创造性加工表演,而中国传统音乐原本就是演奏家与作曲家融为一体而发展出来的,演奏家就是作曲家,作曲家就是演奏家,他们是互通着的。


根据这样一个文化传统规律,百年来的民族管弦乐队在走多声部音乐发展道路时如果能延续这样的思路去发展,中国音乐一定是一个独立于世界音乐文化中的翘楚,他一定是区别于西方交响乐队体系的大型民族化多声部音乐,民族管弦乐队指挥一定是在统畴民族乐器的演奏技术和挖掘多样化的演奏风格上来开发表演;我们的作曲家一定是一名精通各种乐器演奏法,善于发现利用这些乐器资源进行深加工的好手,这样的作曲家他一定能写出中国精神、民族气派的多声部音乐来;而演奏家在融合了音乐作品上那些宽泛的概念,游刃有余的规则中去尽情发挥,这是指挥、作曲、演奏三位一体的资源共享工程,也是我们今天举办“第一届全国民族管弦乐队指挥培训班”的主要目的,这为推动中国音乐走向国际艺术舞台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2017年1月10日

文/中央民族乐团团长 席强



中央民族乐团2017第一届全国指挥培训班集体合影


乐团动态
演出资讯
经典剧目
精彩视频
版权信息 百度统计

版权所有 © 中央民族乐团登录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 12002418 号

乐团网络中心联系电话:(010) 64933821 64933819

传真:(010) 64914584

民族音乐厅电话:(010) 64919081(音乐票务资讯、场地租赁)

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小营路15号 邮编100101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