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版 企业邮箱
首页 > 走进乐团

姜莹

青年作曲家

    初见姜莹,她是一个年轻的、瘦小的女子,说话也不大声,你的确会想“吔?她的小心脏里是怎么蹦出这么个强烈的曲儿的?”或许对艺术家来说创作过程是一件很艰难的事,见面那天她一整天关在房间里写曲子,直到晚上八点多才抽出一点时间,还没吃饭,像很多作曲家一样,她也为创作付出了很多努力,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日子。有时候不禁感慨,作曲家们承担了一个很重要很奇妙的角色,他们能把人心复杂的情感化作音符,又流淌回人们的血液里,或让人感到快乐,或抚慰你的灵魂,无论如何,音乐就是那样奇妙!品读姜莹创作《印象•国乐》之路,这里面有坚强、有柔软、有辛酸、有惊喜、有热爱、有责任……总之,它来自姜莹,她因为国乐。                
 
小心脏里如何蹦出个强烈的曲儿
    《印象•国乐》的作曲是5月份正式开始的,通常情况下,三个月要创作出整台高品质的音乐会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况且这次是与极度追求完美的大导演合作,与以往音乐会不同,王潮歌导演还要求要用一个感动人心的主旋律贯穿整场音乐会。在印象和国乐这样的大帽子下,究竟什么样的音乐才能感动到人心最柔软的那一点,感动到王导心里呢?为此,姜莹一直在寻找,无数次的尝试后,终于,《印象•国乐》有了一个属于它的灵魂——感人的主旋律。
    王潮歌回忆说:“在开始接触姜莹的时候,我觉得她脑子里有一堆逻辑,比如在听她的大型作品的时候,一个大乐队上来,她特别漂亮的做配比,我跟她谈我不想要这样,我说我知道你有这个技术和能力,能把一个大曲写的很丰满很好听,但是我老觉得我会走神。这次音乐会我们和你以前写的作品不同,你啥都别写,就先写一个主旋律,这个主旋律既要好听还要容易记,就是要让观众听完音乐会脑子里就忘不了那个旋律。过了一段时间,姜莹突然之间找到了想要表现的灵感,给了我一个主旋律,这主旋一出来,我就觉得‘啪’的一下被雷给劈了一样,我说‘哎呀妈呀,妥了’,一下就好了,然后顺着这个主旋律她依次完成了弦乐组合,包括筚篥和箫的作品。小样出来的那一刻,我和团队在办公室里,激动的像疯子一样,在屋子里面上蹿下跳,那是因为太好听了,我很满意这个音乐。然后我马上说‘不行了,这次作曲把咱给干掉了,咱们得看看在舞台上还能做点什么才能把曲子完美的呈现’。这反而给我们导演都添加了很大的压力,真的,非常好听。”
    《印象•国乐》音乐的创作可以说是整个音乐会最艰难的部分,因为音乐是一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出来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音乐,况且能博得王导芳心的作品也实在不易,这需要导演和作曲家有一个长时间的磨合期。
     姜莹说“一开始写了一个主题,也就是现在音乐会中的第二主题,王导觉得还行,但没有特别肯定,她说应该有个更好的,但语言又很难说明白更好的主旋律到底是什么,她希望我再去想,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她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音乐,写了几稿过不了自己这关,当然更不敢拿给王导去听,我当时精神压力特别、特别大。7月份,我离开北京回了趟家,回家以后我把完成的几段主题都放给我爸听,我爸就跟我说其中有一个主旋律特别优美,他建议我把这个主题拿给王导听,当时我对这个主题自己也不是很肯定,但后来一想,爸爸不是搞音乐专业的,可能有时候我们过多的用专业思维去考虑音乐,反而忽略了大众对于好听旋律的标准。受到爸爸的建议后,我决定把这个主题让王导听,那天正好王导来团里采风,在跟演奏家交流的过程中,王导说,你把那个新的主题写在纸上给这个弹箜篌的演奏家让她试一下,当1分钟的主题演奏完后,王导当时就说:哎呀,这个主题太好听了,太受鼓舞了。当时我就突然觉得太好了,终于有目标了,随后我们开了好几次会,反复的修订音乐会的曲目创意,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就以这个主题为核心,一头扎到创作当中,用一个星期写了《龙凤笛》和《弦乐组合》,在录完音的当时,很多团员都跟我说这两段音乐太好听了,可我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不知王导这次是否会满意,第二天当接到执行导演丛导的电话说:姜莹这两段音乐写的太精彩了,现在我们都要根据你的音乐去重新设计舞美了。他还转告我说:王导一直在夸你,说这个音乐会成了!也许这两段音乐成了我创作这台音乐会的一个转折点,在我频临心里奔溃的边缘给我了一个巨大的希望和坚持下去的信心。这一下,我们大家一同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和风格,两股劲终于拧到了一块。”
               
《印象·国乐》将中国民乐贴上时代与时尚的标签
    在王潮歌导演要求下《印象•国乐》用一个主题贯穿全场音乐会,一场音乐会、一个理念、一个主题、一部作品、一个音乐旋律,除了展现中国民族传统文化的国乐之美外,还在于要把对国乐的一份爱深深的播种在每一个观众心里。整个音乐会其实就是一部大作品,由不同的演奏家、乐器、章节来完成,甚至在每一个作品与作品之间都是无缝隙的、连贯性的演奏。
    作品的写作用了多种手法,乐器音色的对比、作品结构的变化、甚至和声、复调、现代作曲的一些理念都穿插在里面,运用现代当代创作上的一些通常的手法,尤其是中国式的旋律表现手法和写作手法来进行展示,但这些技术的目的只有一个,让音乐打动人心。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方式,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说:“因为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很多作品,尤其是民族器乐作品,大部分写作都是借鉴了西方那种无调性、多调性和技术性的那种模式,我们这次主要以展示旋律为美,用一种非常通俗易懂的、耳熟能详的优美的旋律来进行美的诠释。”
    除此以外,《印象•国乐》还要凸显人的重要性,打破了以往以乐器和作品为重心的倾向,寻求在作品中每段音乐都有它自己的气质,让民族乐器符合它自己的语言来表现。整场音乐会,每段开始前都有一段特定的独白,把观众带到某种主题情境下,然后用音乐来触动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所以,印象国乐加入了许多丰富的表现元素,如视频、灯光、舞美、服饰,但是,这些仅仅是音乐的外延,音乐依然是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演出中,依次出场的主奏乐器分别是二胡、中阮、古琴、筚篥和箫、笛子、环绕立体声小鸟乐、弦乐合奏、敦煌复原乐器的展示和最后一首大乐队作品。这次只有最后一个篇章用了大乐队,前面都是器乐独奏或乐队辅助性的承托主奏乐器,目的是想突出民族乐器的独特韵味。
 
悲壮中的慈悲
   “按王导的要求《印象•国乐》应该是悲壮、唯美的”,我心头一沉,不禁追问姜莹,为什么是悲壮的?她的回答是:“因为民族音乐现在的处境很艰难,从小学习民族乐器、创作民乐作品的人,毕业后许多人都不从事民乐,改行做别的工作了。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很多人认为民乐很土,学民乐的人不如学西洋乐器的,社会也不太关注这个文化圈,所以我们这样一批从事民族音乐事业的人,我们的坚持和执着本身就是一种悲壮。姜莹也坦言说在读书的时候也曾想过不写民乐了,大家都不来关注它,还不如写流行音乐、电影音乐那些大家喜欢的主流音乐。后来她转念一想,写流行音乐的人那么多也不差我一个,但现在从事民乐创作的人却很少,她希望能用自己的一份力量对当代的国乐做出一点贡献,况且同样是音乐,为什么民乐就不能像电影原声音乐一样受到大家的喜欢呢?这几天在录音棚结束录音后,录音师还建议我说“能不能出一个《印象•国乐》原声碟,这音乐那么好听,大家一定会喜欢的。”这样的愿望一直在她心里,她为了这个梦想一直在坚持。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跟王导的合作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终于能为这个民乐梦踏出一大步了。
    我问姜莹:“《印象•国乐》想要给人们一个什么样的印象?” 她说:“什么是国乐?我理解国乐的范畴很大,古老的谱子只是那个时代的,现代人拿着民族乐器,拉一段旋律,它必须要表达现代人的一种情绪,国乐的定义很宽泛,我用一段少数民族旋律或者来段古曲甚至五声音阶它都是国乐,但我认为在当下,要想让国乐受到国人的喜爱,不要让普通观众对我们产生距离感,那你就必须用古老的乐器诉说出让人让人感动并产生共鸣的音乐。所以这次我们的音乐会一定会改变长久以来大众对于国乐很土、很陈旧的印象,它其实并不土,主要看你如何带着一颗敬畏的心去感悟、去创作,所以这次展现给观众的民乐新面貌,希望能够改变从前人们的那种误解。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把国乐更好的传承和发展下去,同时也想为我热爱的中央民族乐团做点事,希望通过这场音乐会能传递给观众,我们的国乐也能透漏出一种高贵、时尚、像诗歌一样的品质。” 
    一部真正好的音乐作品,不仅仅当时令人感动,过后仍令人回味无穷,唤发起精神世界里人们的真知良觉。《印象·国乐》突破常规性的民乐演出形式,用唯美动听的旋律,一改与时代脱节的“高、远”姿态,走进人心。姜莹《印象•国乐》的心路历程,让她又有了诸多的创作感悟,姜莹不仅仅为梦想实践着,也坚定了她最初被音乐感动的感动。就是最简单的执着与热爱,让她愿意用自己一辈子的生命,追随和行走在民乐的探索之路上。透过她的音乐,以最大的慈悲去触碰人心最柔软的角落,不为别的,只因为国乐! 

 


乐团动态
演出资讯
经典剧目
精彩视频
版权信息 百度统计

版权所有 © 中央民族乐团登录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 12002418 号

乐团网络中心联系电话:(010) 64933821 64933819

传真:(010) 64914584

民族音乐厅电话:(010) 64919081(音乐票务资讯、场地租赁)

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小营路15号 邮编100101

微信二维码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